欢乐喜剧人7

欢迎来到欢乐喜剧人7 网站地图 sitemap
欢乐喜剧人7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brigittewawo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官方通报患者捐遗产被收20万咨询费共享猫咪生意火爆
欢乐喜剧人7官方通报患者捐遗产被收20万咨询费共享猫咪生意火爆
2021/03/29 来源:欢乐喜剧人7
    井高被免于承担责任,海王矿业集团的董事长王保材只是被罚款,这就像某种信号,迅速的传递开。

    围绕在凤凰集团身侧某些不可见的压力徐徐的消失。而水面下的博弈不被外界所知。

    6月5日周一的上午,央视二套节目的“新闻半小时”来到凤凰集团总部所在地的国贸三期大厦办公室,准备采访凤凰集团董事长井高,对网络上汹涌的舆情做一个结尾。

    主持人恰好是京台一姐舒晓雅的同班同学。之前通过电话,在访谈开始前,井高先和主持人在55楼明亮、奢华的会议室里闲聊,喝杯咖啡。

    陈清霜冲泡了咖啡过来,笑吟吟的离开,在外面等着。她当然明白这个采访意味着什么?又是如何而来的。

    陪同着井高参与采访的聂云曦。她是井高在公关关系上的顾问。媒体采访她当然是要参与、把关的。

    聂教授穿着宽松、精美的短袖白衬衣,下面是一款高腰刺绣长裙。秀丽文雅,双目似水,充满着江南水乡风情的美少妇。她坐在井高的斜后方。

    主持人心里感慨难言。有钱人的生活你真是想象不到啊!他还没开始采访呢,井总这身边就是美女如云。而且,还不是花瓶,个个都有想应的工作能力。

    男人么,谁不羡慕?

    井高微笑着做个手势,“周老师,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周姓主持人忙客气的道:“井总,我们平常在台里也喝冲泡的咖啡。手磨咖啡也就是咖啡店里宣传。现代生活这么忙,谁有时间去关注这些琐碎的细节呢?再者,井总这杯咖啡,可比外面的手磨咖啡价值百倍啊!”

    井高微微一笑,这话说的漂亮。

    周主持人见氛围不错,问道:“井总,我刚听说你的办公室在45楼,并不在这里。能不能给我简单的介绍下凤凰集团的架构?”

    井高就笑,“在凤凰集团拆分重组之前,我没在里面任职,自然就没办公室。不过我们凤凰集团在昌北区的全球总部大厦明年就可以修建好,大概后年可以入住。”

    周主持人哈哈一笑,井高不说他自然不能强迫,再聊几个话题,把采访前的场子暖起来,“井总,我们开始吧!”

    “好的。”

    央视摄像机的镜头打开对着井高。井高化了淡妆,古兮兮帮他化的。她对化妆很擅长。这会再西装革履,抹上发胶,带上一个老气的平光眼镜,这让他整个人的变化非常大。

    他今年已经二十八岁,这副装扮直接让他像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他一直就不喜欢镜头,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人关注。

    采访的提纲早就提供过来,聂云曦带着人审核过。当即采访按部就班的进行者。

    主持人问:“井总,5.27特大生产安全事故发生后,网络上对凤凰集团的批评很多。针对这次网络上对凤凰集团批评的声音,你是怎么看的?”

    井高肃穆的道:“5.27案的发生无疑是非常令人心痛的。我代表凤凰集团对死者表示哀悼,对伤者表示慰问。我们诚恳的接受网民们对我们的批评。”

    主持人说道:“井总,这次安全事故调查组给出的结论,凤凰集团只是投资人,并不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网民们很关心,凤凰集团声明的赔偿是否会如实的进行?”

    井高肯定的道:“会的。我们将在政府的见证下,如实、尽快的将赔偿金额到位。欢迎社会各界人士监督,查证。”

    “那为什么?您是怎么考虑的?”

    井高道:“虽然我们只是投资方,但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很难过。我们凤凰集团愿意为社会尽一份自己的责任和力量。同时,经过反省,我们意识到我们的缺陷,凤凰集团将退出国内的矿产、化工领域。”

    再谈了几个问题,采访就结束。

    周主持人笑着和井高握手,略带恭维的道:“井总,你在镜头前表现的非常好,根本不像第一次接受采访的人啊。采访片段会在明晚的节目中播出。”

    井高微笑着道:“谢谢!”做个手势。

    聂云曦代表着井高将主持人一行送出会议室,一直到电梯的门口。回转来的时候,井高正将眼镜摘下来,和安知文、关语佳、陈清霜、古兮兮说着话。

    董有为悄然无声的站在角落里。

    安知文问道:“聂教授,井总的访谈效果怎么样?”

    聂云曦轻笑着道:“井总表现的非常好。这次访谈很完美。承担责任、洗白舆情的咒骂、宣布退出,都非常的到位。”

    来自专业人士的判断,会议室里顿时轻松下来。

    安知文请示道:“井总,不发邮件,在高管群里通报一下,安一下大家的心。”

    “行。”

    …

    …

    央视财经新闻的报道,毫无疑问会帮助凤凰集团挽回声誉,同时是发出信号。这可比财经报纸上的评论、比单单宣布事故处罚结果更加的强烈。

    言而总之,凤凰集团安稳的度过这一关。

    国贸三期74楼的总统套房中,古兮兮在卫生间的洗漱台前帮井高卸妆。临近中午时分,初夏的阳光很有点燥热,外面街道里车水马龙的都市喧嚣声从窗户里飘进来。

    古兮兮白皙娇嫩的手掌在井高脸上微微用力的摩挲着,看着闭上眼睛的井高,他的相貌真的很普通啊。

    她其实一直都是颜值党。她就比较欣赏宋炎那样的男神颜值。但此刻内心深处竟对他有一点点的亲近感。男人最深层次的魅力,果然不在颜值上呀!

    “井总,你是怎么办到的?前些天我们都非常担心,看起来似乎没有破局的突破点。全部都是敌人。”

    井高闭着眼睛,享受着校花女神小手的涂抹,道:“兮兮,其实都是利益。这次安全安全事故来的非常突然。

    有些人如同蹲在草里的毒蛇,发动起来。我也正好藉此机会,以毒攻毒,清除隐患。当然,我要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哦,抱歉!”

    古兮兮颜值绝美,瓜子脸,大眼睛,明丽至极。但性格文静,内心敏感。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她知道井高道歉是什么意思:直呼她的名字“兮兮”

    她一直都很在意这些细节。这会反应出一个男生对她的真实想法。但这会儿,她压着心里轻微的涟漪,平静的道:“井总,没事啊!我在你身边工作,你不能总叫我的全名啊?”

    井高笑笑。

    正好聂云曦拿着手机从外面进来,风情动人在卫生间的门口。她刚才帮井高发消息告知太初、凤凰集团的一众高管采访的大致情况,安抚人心。

    绝妙的美少妇微笑着道:“井总,我其实挺好奇,你怎么说动姚圣明去追杀任河的。再大的利益,能大的过吞下凤凰集团的利益?”她比古兮兮知道的多一些。

    她曾在体制内挂职过,对有些事情有所了解。这些天,她和井高聊过几次,从一些只言片语中有个推断。

    井高笑着道:“聂教授,这就是你不了解商业规律。姚圣明逮着凤凰集团咬,他能咬下多少利益来?资产并不完全等同于利益。取决于你想要什么。

    要公司的控制权,还是想要现金流,或者想要可以变现的轻资产。如股权、债券等等。

    在商业上获利,一般都还需要投入本钱的。譬如是做空我们的股票。兮兮刚给我汇报过,这两天夏商地产、东亚银行、恒湖医药集团的股票在上涨。

    而他盯着任河弄,可以拿到大量的土地资产。不管是自己开发、建设,还是转手卖出去,都可以获得不菲的利润。当然,我名下也有地产业务。

    但是这次刚好是借着任河这边某些人乱动的情况,一杆子打下去,顺势就能捞好处。难度比我这边小得多。

    而且,我从安全事故这事中脱身,未必一定需要他。我还有另外的选择。京中又不是只有一个姚家?所以,最终结果他不难选择。”

    聂云曦轻轻的点头,一双如水的美眸并不掩饰她的赞赏。这种对人心、利益的考量,真正的考验一个人的水平、智慧!

    有时候像无间道,有时候像围棋,还有时候像美剧“权力的游戏”。

    古兮兮将卸妆的东西收起来,道:“好了。”

    井高看看镜子中的自己,笑叹道:“年轻还是件好事啊!我这张脸算不上帅,但跟自己比的话,现在比刚才强。你们俩觉得呢?”

    “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古兮兮掩嘴轻笑,明丽无端,拿着小包包离开。

    “哪有你这样问的?我们这些做下属的,肯定得回答老板更帅啊!”聂云曦优雅的轻笑,带着轻熟美少妇的风情。走上前,将井高的私人手机递给他,“井总,你又迷倒一个小姑娘啊!”

    井高笑一下,辩解道:“不至于。改天一起游泳。”

    这是一个反击。聂云曦的泳装虽然保守,但她身材是真的好。肌肤欺霜塞雪一般。山峰饱满,俏臀浑圆,带着三十二岁的美少妇难言的性感。

    让人很想和她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体验她的美好。

    聂云曦柔婉的轻笑,用手指挽着额前的秀发,动作优雅柔美,说道:“董有为刚给我说,楼上的包厢准备好了。安总和关总他们都已经到了。”

    “那走吧!”

    井高跟着聂云曦往卫生间外走。他中午要宴请总部这边的高管们吃饭。

    辛苦了。

    凤凰集团从这场事故中摘出来。而姚圣明顺势对任河的打压,正在博弈之中,但结果已经可以预见。他业已经将任河最后的力量横扫掉!所以,即便是给出一些利益,也是值得的。

    接下来,他可以专心的参加薇薇的毕业典礼。

    然后,他会再来看看姚圣明这些想要薅他羊毛的人,想要吞掉他资产的人,在这次事后,会有什么新的想法和动作。是和,是战?

      <code id='faec9'></code><style id='50b1f'></style>
    • <acronym id='e9998'></acronym>
      <center id='98c0e'><center id='58094'><tfoot id='9b1d0'></tfoot></center><abbr id='2509b'><dir id='9bad2'><tfoot id='e5e7b'></tfoot><noframes id='d5acb'>

    • <optgroup id='61e27'><strike id='f7d76'><sup id='356d9'></sup></strike><code id='26b16'></code></optgroup>
        1. <b id='589de'><label id='fa28f'><select id='20904'><dt id='267c7'><span id='42300'></span></dt></select></label></b><u id='36911'></u>
          <i id='2a792'><strike id='dad48'><tt id='36d09'><pre id='bd8c4'></pre></tt></strike></i>

              <code id='14842'></code><style id='1c349'></style>
            • <acronym id='7bd30'></acronym>
              <center id='4f1bc'><center id='71e74'><tfoot id='f2dda'></tfoot></center><abbr id='46222'><dir id='704d0'><tfoot id='ae898'></tfoot><noframes id='57abb'>

            • <optgroup id='a199e'><strike id='ee44c'><sup id='9c765'></sup></strike><code id='1b50c'></code></optgroup>
                1. <b id='30e82'><label id='959ad'><select id='5b5e2'><dt id='0af01'><span id='37fcd'></span></dt></select></label></b><u id='2a901'></u>
                  <i id='8b261'><strike id='c12f0'><tt id='5ac70'><pre id='aa21a'></pre></tt></strike></i>

                      <code id='6a0cf'></code><style id='92e54'></style>
                    • <acronym id='9483a'></acronym>
                      <center id='97094'><center id='b15fe'><tfoot id='f2076'></tfoot></center><abbr id='9ddd6'><dir id='944eb'><tfoot id='f4084'></tfoot><noframes id='0c9aa'>

                    • <optgroup id='6ac4c'><strike id='0b729'><sup id='27193'></sup></strike><code id='18903'></code></optgroup>
                        1. <b id='43b91'><label id='7e6f6'><select id='b2e3a'><dt id='6727c'><span id='e2676'></span></dt></select></label></b><u id='77f9d'></u>
                          <i id='7391d'><strike id='35ad8'><tt id='1ed11'><pre id='30411'></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