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7

欢迎来到欢乐喜剧人7 网站地图 sitemap
欢乐喜剧人7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brigittewawo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官方通报患者捐遗产被收20万咨询费共享猫咪生意火爆
欢乐喜剧人7官方通报患者捐遗产被收20万咨询费共享猫咪生意火爆
2021/03/29 来源:欢乐喜剧人7
    夜。

    姜禾在窗前打开一条小缝,吹着夏夜雨后的凉风,继续看《三体》。

    不过脑海里想的是许青让她上学的事。

    做个愚蠢的只会洗衣做饭抱孩子的女人?

    不,许青是想让她做一个真正的现代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享受这个时代,要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多,更远。

    而不是简简单单谈个恋爱,结婚生孩子,这两者在许青眼里,同等重要,真真正正站在她的角度来考虑事情,为此费尽心思。

    这个男人啊……

    姜禾侧眼偷瞄,许青正在那边拿着笔和本子整理今天看的新闻,看来今天内容很多。

    从她把dnf打到1600分之后,许青陪她直播时就比较咸鱼了,有时候只是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到一旁,有时候直接练桩然后认真看电视上的新闻。

    在决斗场把所有装备更新换代之后,她已经逐渐靠近1700分,最近正在准备冲上去,人气也慢慢回升,一天比一天多。

    甚至还有想让她代打的,在询问过许青意见后,被她拒绝了。

    窗外的凉风阵阵,白天下了一整天雨,晚上乌云骤散,点点星光挂在夜空。

    这里的晚上没有她那时候星星多。

    放在腿上的《三体》半天都没有翻一页,姜禾脑中思绪飘忽,伸手拂一下脸侧被风吹起来的碎发,忽然抿了抿嘴。

    她想起来信息差。

    许青还在把她当成初来时的那个古代人,而她已经不是去年时了。

    这算不算反向信息差?

    有时候许青还蛮可爱的……一直想安全地玩她的……

    姜禾低头看看,脸色微红。

    在这个时代很正常吧?

    可是他们是不正常的男女朋友……隔了一千二百多年呢。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许青也不用那么麻烦一直为她的将来考虑。

    当初的警惕,现在看来有些可笑了,姜禾微微摇头,侧脸看着窗外,入眼是外面楼中的灯火。

    这是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一直都是。

    只是有点变态而已……

    姜禾想起来许青把脸埋在她的裹胸布里的一幕,忍不住捏捏衣角,起身把书扣到椅子上,伸个懒腰道:“我去洗澡了。”

    “哦。”许青头也没抬。

    踏踏踏去房间换上睡衣,姜禾把几件换下来的衣服团成一团放在椅子上,瞅瞅许青,然后跑进浴室。

    “?”

    许青余光见到她动作,抬起头看向椅子上的衣服,眼神移到浴室门上,再移到椅子上。

    浴室里哗哗水流声响起,他眨眨眼,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有阴谋。

    “你这些衣服是要洗的吗?”

    浴室里顿了片刻,回答道:“是。”

    “那我帮你扔去洗衣机里了。”许青起身拎起那一团衣服看看,除了底裤都在这儿了。

    为什么她不扔到洗衣机里去?

    许青搔搔头,抱着衣服去到阳台,一件一件拆开丢进洗衣机,再一把拉下自己身上的短袖扔进去,转身回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到浴室的门开了个小缝,在那一瞬间又被关上了。更新最快 电脑端::/

    钓鱼执法?

    不至于吧……

    回头看看阳台的洗衣机,许青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让他看起来像个等玩家接任务的np。

    这个喜欢看片的古代人冒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有可能,得谨慎对待才行……

    姜禾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许青光着膀子在刷小破站,听声音又是鬼畜。

    id名为‘胡大桐树’的那个直播观众总喜欢更新他们两个的鬼畜视频,版本更迭了五六次,现在视频长度已经十多分钟。

    新版本鬼畜里加上了‘斗蛆战士’,青大人喜提新头衔。

    姜禾拿根筷子敲‘风一样的勇士’,衬托得许青妥妥一个搞活大师。

    “搁这儿给我叠buff呢。”许青当看乐子一样看完自己的视频,回过头正对上姜禾被水汽蒸得红彤彤的脸蛋。

    “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姜禾拿着吹风筒问。

    “大夏天的光个膀子不是很正常?你们寨子里那些群众应该也会袒着衣服露出来胸毛大碗喝酒……”

    “被你说得好恶心。”

    姜禾皱眉,“现在是现代文明社会,又不是那个时候,你也没胸毛。”

    “我还不想有呢,在家有什么,你喜欢你也可以。”

    “我不喜欢,谢谢。”

    光膀子这件事还是挺常见的,以前小时候在农村奶奶家住的时候,一到夏天整条街都是光着膀子搭个毛巾乘凉的人,或叼着烟打牌,或拿着蒲扇吹牛,许青记得这个小区里以前也是这样,夏天舍不得开风扇,便凑在一块儿,当初秦茂才就喜欢光着膀子提瓶啤酒来找许文斌唠嗑。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家家户户都有空调,于是便见得少了,或许也有仓廪实而知礼节的原因在,反正不管怎样,在家晃膀子碍不着谁,反正又没出门。

    如果不是姜禾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他夏天自己在家从来不穿上衣……

    “看我这肌肉,是不是有点形了?”许青发现练桩好处还挺多,低头看自己肚子上的模糊线条。

    姜禾小声啐了他一口,瞟两眼便转过身去,举着吹风筒等他帮自己吹头发。

    “我头发是不是又该剪了?好像短一点更方便。”她用手指抵着领口问。

    许青往后仰身看一下,道:“这种小事你自己决定就好了,我觉得适中挺好,到腰的话不方便,也没那种利索劲儿。”

    停了一下,他补充道:“但是不能剪我妈那种发型。”

    “……哦。”

    如果不是许青提醒,姜禾还真想试试那种利落的短发,起码不用每次都揉搓那么久,平时洗澡还要戴浴帽。

    “烫头发是那种卷卷的?”

    “对,你可以烫个金色大波浪,看上去就时尚十足了。”

    “和洋鬼子一样。”姜禾皱了皱鼻子,想象一下那种发型,口气很明显的拒绝。

    “我看电视上有那种头发末尾绑个镖,平时藏起来,等打架的时候给对手惊喜,你会不会?”

    许青拿着她的长发一路顺到发梢,脑袋里想起看过的某个电视。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光练习甩头发就要练多久?”姜禾对他想象的武侠觉得很傻,“还要绑个镖,只可能练成秃子,古代人又不是傻子。”

    打起架来,就是要砍死别人,或者被别人砍死,哪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

    “我觉得你就很傻。”

    “你才傻。”

    姜禾稍稍侧头看向窗户,玻璃上倒映着两个人的影子,许青站在她椅子后面,一下一下地撩着头发均匀吹过。

    小脚晃了两下,她忽然想亲许青一口。

    “理发的话你自己去也可以,只是不要被那些人糊弄着办什么卡,都是坑人的,凡是要花钱……”

    许青说着说着,忽然意识到姜禾这个抠门得要死的人,不用他提醒也不会花几百上千块办什么会员卡。

    “可以试着做个发型,想烫染都行,不好看的话大不了染回来。”

    “好。”

    姜禾眯起眼睛享受许青手指在头顶轻轻抓挠的感觉,听着他的絮絮叨叨,心情格外平静。

    很快,略湿的头发被吹得柔顺,手指插进去抚一下,许青像摸冬瓜一样摸了个过瘾,才舍得放下吹风筒,转身收起来,然后看看时间,犹豫现在要不要去睡觉。

    太早躺下,万一真睡着了就摸不到大熊熊了,还是继续玩玩电脑吧。

    “这是什么?”

    姜禾凑到一旁,看他电脑上的框框条条,还有一大篇一大篇的字,光是瞧一眼就觉得头脑发晕。

    “未来发展的关键点,农业文件,半导体产业……很难和你解释,想教也教不了你。”许青对照着纸上整理的一堆信息在电脑上挨个儿输入,然后整理。

    “很难吗?”

    “不是难,是这很……简单说,就是整合已有的信息,根据这些东西去推测未来的发展趋势。”

    下载的一堆财务报表看得许青都有些累,瞧瞧旁边一脸迷茫的姜禾,他乐了,没学会走先想学飞。

    “每个人都有预知的能力,掌握的信息越多,你的判断就越准确,强到一定程度可以预测未来,也就是见微知著。”

    姜禾放弃了学习的念头,她对这些还一窍不通,看样子许青想教也教不了她。

    只是这种赚钱方法……确实是赌,判断错了就会损失惨重。

    七亏二平一赚,按这样来看,许青至少打倒了百分之九十的人,还是有点厉害的。

    “你也是在赌啊,只不过你的筹码是时间和精力,对之前的你来说时间和精力不值钱,本质上来说是一样的。”

    “歪理。”姜禾道。

    “好吧,歪理。”

    许青摸着下巴分析财报,如他所说,别人逛街选口红的时候,他在家里分析数据,尽管不是稳赢,但绝对比多数人胜率大。

    现在手里捏着钱准备明年买房,他把股市里的资金撤出来的话还太早,但最近到了止盈点,如果有其他潜力股,换一下是最好的,没有的话只能捏手里等买房了。

    反正就一万多块不到两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拿在手里老想着,又是个闲钱,套住了就当扔里面了一年时间,那种概率还是比较小的。

    许青知道自己老实不了,也正是因为知道,才坚决给自己设定上限,拿一万块给自己过过瘾就够了。

    姜禾待在一旁静静看着,时不时侧一下头,看许青认真的样子,视线游移,小手悄悄地爬上他肚子。

    “我们还没成亲。”许青目不斜视。

    姜禾嗖一下把手撤回来,还没洗澡,谁爱摸似的。

    男女授受不亲。

    他们两个清清白白。

    “我去睡觉了。”

    她踏踏踏走回房间,拿着手机和萍萍聊天。

    夜渐深。

    冬瓜白天的时候懒洋洋地眯了一天,到了晚上精神起来,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四处瞅来瞅去,这里没有老鼠给它抓有的话它估计也抓不住。

    过来跳到两脚兽这里看看他在做什么,许青刚好关掉文档,伸个懒腰把冬瓜挪开,不和它玩,去浴室里洗洗涮涮,客厅灯一关,只剩冬瓜两只闪闪发亮的眼睛。

    回卧室,姜禾还在用手指头点着手机,许青躺到床上,双手搭在腹部,像个死人一样躺的端端正正就准备入睡。

    “关灯了?”

    姜禾问,她有些狐疑地侧头,平日里这家伙都要在她脖子这儿拱啊拱闻啊闻才肯睡,今天有点不正常。

    “关灯吧,很困了。”许青出声。

    姜禾没有多说什么,咔嗒一下关掉灯,卧室里陷入黑暗,她也学着许青的样子,把双手搭在小腹上,左右侧一下头把头发蹭平,呼吸很快平稳下来。

    明天还要学习,并且得加多一点,许青想让她读个书,她当然不能辜负,总不能真当个只会洗衣做饭打游戏抱孩子的愚蠢的女人。

    以后她就是读书人,而不是古代武夫,许青这家伙再想忽悠她,她就能出口成章地把许青反驳回去。

    姜禾心里美滋滋地想着,慢慢地困意袭来。

    旁边许青不知道什么时候翻个身,如往常一样把她圈在怀里,姜禾又往那边拱了拱,半侧过身子让他搂着,顿时莫名踏实了不少。

    过去许久,许青用大拇指摩挲着她的肚子,小声问:“你睡着了吗?”

    没有回应。

    “有事。”

    依然没有回应。

    许青睁开眼睛,仔细听了一下她的呼吸,手慢慢往上挪动,同时紧张地注意着姜禾动静。

    本来就是同床共枕的男女朋友,同居了这么久,竟然连熊都碰不到,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丢人。

    洗完澡只穿着一件睡衣,许青很轻松地就找到目标,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一如船入港,犹如老还乡。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

    果然,比冬瓜好玩多了……

    姜禾在黑暗里睁开眼睛,瞧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怪不得晚上把衣服留在客厅,这家伙都没做变态的事,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她忍了两忍,重新闭上眼睛。

    “……”

    “……”

    “你再动,我就把你踢下去。”

    “……”

      <code id='434c1'></code><style id='0c1b7'></style>
    • <acronym id='48c0b'></acronym>
      <center id='1f21b'><center id='b77f0'><tfoot id='f85d1'></tfoot></center><abbr id='26f52'><dir id='01fa0'><tfoot id='4ebbf'></tfoot><noframes id='6aca7'>

    • <optgroup id='ed1ca'><strike id='28032'><sup id='fd344'></sup></strike><code id='0f0c5'></code></optgroup>
        1. <b id='6a01a'><label id='178ab'><select id='7d330'><dt id='31a2e'><span id='b52e1'></span></dt></select></label></b><u id='268ff'></u>
          <i id='4e0ac'><strike id='d7663'><tt id='a75c9'><pre id='fc63c'></pre></tt></strike></i>

              <code id='69d23'></code><style id='dc60c'></style>
            • <acronym id='4311c'></acronym>
              <center id='6bc84'><center id='2b16e'><tfoot id='1f63e'></tfoot></center><abbr id='3e2bc'><dir id='35bde'><tfoot id='bb19e'></tfoot><noframes id='68706'>

            • <optgroup id='037ae'><strike id='facc3'><sup id='5ef19'></sup></strike><code id='8da1a'></code></optgroup>
                1. <b id='0bc2d'><label id='9695f'><select id='a6c30'><dt id='d0876'><span id='a0f81'></span></dt></select></label></b><u id='fe5cc'></u>
                  <i id='4f639'><strike id='def4f'><tt id='1f4cb'><pre id='d30df'></pre></tt></strike></i>

                      <code id='370d5'></code><style id='7198c'></style>
                    • <acronym id='90a01'></acronym>
                      <center id='03489'><center id='6427d'><tfoot id='f562f'></tfoot></center><abbr id='27472'><dir id='5b4dc'><tfoot id='e3f9d'></tfoot><noframes id='c9af4'>

                    • <optgroup id='00f0e'><strike id='0d388'><sup id='aee1b'></sup></strike><code id='dffde'></code></optgroup>
                        1. <b id='e01a4'><label id='bcc23'><select id='18c7b'><dt id='49acc'><span id='2c0fd'></span></dt></select></label></b><u id='f5279'></u>
                          <i id='02f4d'><strike id='0bd20'><tt id='00e0c'><pre id='d1538'></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