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7

欢迎来到欢乐喜剧人7 网站地图 sitemap
欢乐喜剧人7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brigittewawo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官方通报患者捐遗产被收20万咨询费共享猫咪生意火爆
欢乐喜剧人7官方通报患者捐遗产被收20万咨询费共享猫咪生意火爆
2021/03/29 来源:欢乐喜剧人7
    柳云儿的这番话就像一道闪电,直接把在场的四个人给炸翻了。

    此刻四人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头皮都开始在发麻云儿竟然都要结婚了?

    也不怪四人如此惊讶,刚刚还聊起柳云儿的情感话题,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配得上,所有男人在她面前都会自愧不如,结果突然之间她就带了一个男人过来,并且扬言这是她的未婚夫。

    这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要知道在一起求学的时候,不少人都谈过男朋友,但柳云儿却是一个意外,她不仅没有谈,而且还相当排斥,一度有人怀疑柳云儿可能不喜欢男人。

    “这是田欣副教授,这是吴芸教授。”柳云儿指了指两个女人,淡然地说道:“一个从事数学应用领域,一个从事粒子物理学。”

    话落,

    又接着说道:“这是郭海教授,这是陈达雨副教授,也是一个从事数学领域,另一个从事物理领域的。”

    “噢!”

    “原来都是大科学家。”林帆笑呵呵地说道:“你们好,我是云儿的未婚夫。”

    面对林帆的问好,四个人都有一点无法接受,田欣和吴芸两个女人对林帆的感觉大概就是一个长得蛮帅的普通人,似乎没有瞧出特别之处,甚至这个人有些轻浮。

    而郭海跟陈达雨两个男人对林帆带有一丝敌意和排斥。

    然而,

    无论怎么样,都要给柳云儿一个面子,四人也向林帆打了一声招呼。

    当入坐后,

    柳云儿和自己的老同学们,聊起了过去的事情。

    “唉!”

    “你们还记得吗啊?”戴着眼镜的女人田欣笑着说道:“读书那么会儿我们班门口天天都围满了人,而且全是男生”

    “哎呦”

    “那些臭男人轰都轰不走。”田欣冲着柳云儿,一脸坏笑地说道:“云儿你知道为什么吗?”

    面对自己老同学的问话,柳云儿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随口说道:“不知道。”

    其实

    大妖精心里清楚为什么,可她担心身边的大笨蛋会吃醋。

    “嘻嘻”

    “当然是来找你的了。”田欣说道。

    “哦”柳云儿点点头,随后瞥了一眼身边的林帆,发现他一脸呆萌的坐在椅子上,顿时内心相当的复杂,也不知道这个大猪蹄子在想什么。

    这时,

    吴芸看了一眼发呆的林帆,随即冲柳云儿问道:“云儿你未婚夫是做什么工作的?”

    “啊?”

    “做做”柳云儿正在犹豫着该怎么回答,林帆先开口了。

    “我?”

    “我现在没有工作,就是在家里给云儿做做饭,然后打扫一下卫生。”林帆回过神,满脸微笑地冲那位短发的女人说道。

    听到林帆说自己没有工作,完全是一个家庭妇男,一时间四个人哑口无言。

    无法想象,

    天之娇女柳云儿竟然找了这样的男人当自己的老公,她她是不是疯了啊?

    “哦”

    “挺挺好的。”吴芸尴尬地说道:“我们的云儿需要有人照顾一下。”

    “嗯”

    “云儿特别喜欢我做的菜。”林帆笑着说道。

    柳云儿点点头,淡然地说道:“他他做的菜蛮好吃的,下次你们到国内来,我让他露一手。”

    此时,

    郭海和陈达雨有一点愤慨,两人有一点无法接受这样的局面,堂堂牛津大学的教授,竟然输给了一个家庭妇男,这这究竟输在哪里?无论哪方面不都是彻底碾压他的吗?

    除了长相他的确有点帅,剩下学识、成就、地位,哪点不如他?

    结果

    柳云儿偏偏选择了这样的一个男人。

    然而当得知了林帆的真实情况后,在吃饭之际四个人有意无意地在孤立林帆。

    “对了”

    “最近我在研究动力学电弱对称性破缺中的一个问题。”吴芸对柳云儿说道:“你们也知道电弱对称性破缺是粒子物理领域的核心问题,我打算引入全新的模型概念,来消除对高能标的依赖。”

    “哦?”

    “新物理模型吗?”眼睛女人田欣诧异地说道:“吴芸这要是成功了,你就创造奇迹了。”

    “唉”

    “难呀!”短发女人吴芸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这一类模型理论上实现有一定的困难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势能来自于对称性破缺的一个微扰,势能中的二次方项始终处于领头阶,四次方项在次领头阶,二次方项大于四次方项的贡献。”

    说完,

    吴芸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但正确的动力学电弱对称性破缺要求势能的二次方项远小于四次方项。”

    “你们看”

    “这就矛盾了吧?”吴芸苦笑了一下:“需要手动来调节参数,来减少二次方项。”

    这时,

    从事物理领域的陈达雨说道:“如果提出一个机制,可以参数独立的势能四次方项,是不是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对啊!”

    “而且这个机制不会产生相应的二次方项!”郭海说道。

    话音一落,

    郭海看向了柳云儿,认真地问道:“云儿你觉得呢?”

    “呃”

    “这个方案倒是可以解决吴芸的那个难题。”柳云儿点点头,瞥了一眼身边默不作声的林帆,内心深处有一点奇怪,为什么这个大笨蛋不说话啊?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应该不难吧?

    然而,

    此刻的林帆满脑子都是绝望,他被眼前的英国食物给弄崩溃了,这简直太难吃了。

    “对了!”

    “要不我们分工一下,在餐桌上把这个问题给解了吧?”戴着眼镜的女人田欣提议道:“除了云儿的未婚夫,大家都是业内顶尖人物,我相信这个问题应该难不倒我们的。”

    片刻间,

    剩余的三人都同意了,这时四个人齐刷刷看向了柳云儿,短发女人吴芸问道:“云儿?你觉得呢?”

    “我?”

    柳云儿抿抿嘴,看了一眼身边的林帆,见他根本无所谓的样子,不由点点头说道:“好吧”

    刹那间,

    五位顶级科学家,开始着手解决在动力学中的对称性破缺问题。

    对于大妖精和她同学们在做什么,林帆丝毫不关心,他只关心这该死的炸雪鱼配炸马铃薯为什么那么难吃,如果这个时候,面前有一碗白粥,再配两块红方腐乳,肯定选择后者了。

    十来分钟后,

    几个人就遭到了一个困难

    由陈达雨提出的那个机制,似乎并不能应用到所有的动力学模型中,在个别几个模型里出现了令人失望的结果。

    对此,

    五个人根本没有解决的办法。

    “这”

    “这怎么会这样呢?”从事物理领域的陈达雨皱着眉头,满脸无奈地说道:“不对呀理论上是可行的。”

    “是不是在计算混合项的时候,计算出现了问题?”吴芸问道。

    “”

    “”

    吴芸的这番话,引来了从事数学领域的田欣和郭海强烈不满。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计算错误。”田欣认真地说道:“我觉得就是你们理论有问题。”

    话落,

    田欣看向了柳云儿,好奇地问道:“云儿你觉得呢?你觉得这是理论问题,还是计算问题?”

    “我”

    “我也不知道,也许两者都有吧。”柳云儿摇了摇头,随后下意识地冲林帆说道:“笨蛋你能解决一下吗?”

    等柳云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四个人一脸茫然地看着柳云儿,不知道她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她竟让要把粒子物理领域的核心问题之一,让一个每天呆在家里烧饭做菜扫地的家庭妇男去解决

    “啊?”

    林帆正在切鱼,突然大妖精喊了自己一声,一脸呆萌地看着她,问道:“什么问题?”

    “我”

    “我”柳云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现在不清楚林帆是否可以解决此问题,毕竟五个人作为各自领域中的翘楚,都解决不了他一个人有点困难吧?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动力学上面的对称性破缺问题,我的老同学引入了一个新概念模型,来消除势能对高能标的依赖。”柳云儿现在硬着头皮说道:“但是这个理论实现有一定的困难。”

    “然后”

    “我们就提出了一个机制,来解决那些问题。”柳云儿说道:“初步设想是这种机制可以应用到所有动力学模型,但实际上并不能”

    林帆放下了刀叉,拿起纸巾轻轻地擦了擦嘴角的酱汁,淡然地说道:“我刚才听了你们聊天的过程,这个想法还是不错的,但是动能混合项中你们提出了一个错误的概念。”

    这一刻,

    四个人更加迷茫了,他他什么情况啊?

    “咳咳!”

    “云儿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林帆认真地说道。

    下一秒,

    柳云儿递给了林帆一张白纸和一支黑色墨水笔。

    当拿到纸和笔后,林帆看着眼前这四位来自牛津大学的教授,严肃地说道:“你们把这个机制想得过于复杂了,其实还能再简单一点,它就是一个单态和三重态费米子混合项。”

    “下面”

    “我会花五分钟的时间。”

    “来给你们完整地展示一下,这个动能混合项机制!”

      <code id='c181b'></code><style id='92cdc'></style>
    • <acronym id='128f2'></acronym>
      <center id='8786f'><center id='40a94'><tfoot id='03154'></tfoot></center><abbr id='ff107'><dir id='af36d'><tfoot id='a530a'></tfoot><noframes id='6b828'>

    • <optgroup id='f69f7'><strike id='a1dc6'><sup id='b89d4'></sup></strike><code id='8e7a0'></code></optgroup>
        1. <b id='b979d'><label id='2464b'><select id='65111'><dt id='14374'><span id='16111'></span></dt></select></label></b><u id='690a9'></u>
          <i id='378b1'><strike id='6a941'><tt id='c5e8d'><pre id='ba7a0'></pre></tt></strike></i>

              <code id='5d473'></code><style id='dcfea'></style>
            • <acronym id='1dd4f'></acronym>
              <center id='2d8f6'><center id='d0ee6'><tfoot id='ea8e6'></tfoot></center><abbr id='e5710'><dir id='32d7f'><tfoot id='f6e4e'></tfoot><noframes id='cd86c'>

            • <optgroup id='79ae3'><strike id='8ebfa'><sup id='ac13c'></sup></strike><code id='e528a'></code></optgroup>
                1. <b id='7db4d'><label id='05123'><select id='c0441'><dt id='64bb8'><span id='27453'></span></dt></select></label></b><u id='b6cf2'></u>
                  <i id='2d245'><strike id='44122'><tt id='97a77'><pre id='22e39'></pre></tt></strike></i>

                      <code id='ec94b'></code><style id='d08a0'></style>
                    • <acronym id='ad20d'></acronym>
                      <center id='82780'><center id='7d94c'><tfoot id='2b27e'></tfoot></center><abbr id='37fa2'><dir id='dbe9b'><tfoot id='7375a'></tfoot><noframes id='c0838'>

                    • <optgroup id='dbdf0'><strike id='adb1e'><sup id='e3199'></sup></strike><code id='6eb3b'></code></optgroup>
                        1. <b id='be34c'><label id='ef922'><select id='a6c01'><dt id='c220f'><span id='7078c'></span></dt></select></label></b><u id='30bca'></u>
                          <i id='55dd4'><strike id='74f75'><tt id='645ea'><pre id='152fe'></pre></tt></strike></i>